汉水殊流

浮于长川。

差了3w票,今年的夏休期要开始了。来吧文州,老叶在等你啦。

——简单摸鱼——

少年的衣摆终归有风。
瓶装七喜里有不断上浮的气泡,形同一百摄氏度的千滚水。那年头七喜的风潮尚未退去,照旧占据门口小卖部的半壁江山。他以前成箱成箱地搬它们上篮球场,拧松瓶盖往队友那边递,没料到真正有“再来一瓶”从天而降,落进自己手里。
喻文州把瓶盖拧回去,整瓶七喜塞给叶修。
“麻烦了。”
叶修接过来,旋开两圈,又转头看他。
“你胳膊还没好?”
“快好了。”
喻文州坦荡自若。
叶修掀起瓶盖,说不上知道还是不知道,指尖底下压住一小片潮湿的少年心迹。
他嘴角上扬,语气轻盈而庄重。
“哟,可以啊,再来一瓶。”

评论
热度(1)

© 汉水殊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