糖炒栗子趁热吃

神经病人思路广

Day2

楼东一株桃:

晨跑的老大爷挎一个保温杯,腿脚倒比叶修利索,一把岁数了健步如飞着呢。老大爷不玩荣耀,也不认识索克萨尔和君莫笑他们其中任何一个。管你是队长还是领队,拿过多少奖杯接过多少代言,在大爷眼里,那就是两个后生仔,小葱样的年纪,短衣短裤的,在逐渐明亮起来的日色里肩并肩埋头跑步,彼此间一言不发。
第三次打上照面的时候,老大爷笑呵呵冲他们招呼道:“小伙子,感情真不错呀。”
喻文州笑了笑,叶修倒是厚颜无耻地点头称了是。
也不知道大爷怎么就这般洞若观火,年轻时怕也是个玩战术的吧。
果不其然,大爷又一针见血地指出:“就是跑得慢点。”


B市的夏天呼啸而至。
把晨跑再次提上日程,当然还是喻文州的主张,且目的是明确的,战术是迂回的,话是要留到床上说的。
叶修那时候叼着烟,有点为难:“广场舞算吗?其实广播体操我也会一点,不过这个真就有点久了。”
喻文州俯身把烧过半截的烟夹下来,双手撑在他两侧,客客气气地开口。
“晨跑还是夜跑,前辈选一个?”


有差吗?
叶修盘腿坐在沙发上嘬豆汁儿。
这二位刚跑完步回家,冲了个凉,拿豆腐包和豆汁当早饭,正吃着呢。窗户外边有点日头,没升上来,大体上还阴。这样的天气,宜荣耀,宜回笼觉,最忌晨跑。叶修历如是断定。
他拿过喻文州的手机,0529解锁,开始翻回帖。一个晚上盖了百来楼,人民群众的智慧那可真是飞流直下三千尺。不知道谁看热闹不嫌事大的,先提了一嘴床上运动,底下竟纷纷苟同起来。在一片“床上运动”的山呼海啸中,叶修举起豆汁,一杯敬网友,一杯敬文州。
喻文州凑过去,就着他的手看一眼,扑哧乐了,把手机从他手里抽出来,意有所指地说。
“好像也不错。”
叶修镇定地抿一口豆汁:“吃饭说什么呢,能不能对消化系统尊重一点。”


忙里是镇日流水,闲里是一日三餐。
喻文州问他中午吃不吃糖醋小排。叶修这头打得火热,含含糊糊应了声哦,手上的本该怎么打还怎么打着,草莓棒棒糖叼着,是一贯叼烟的姿态,娴熟漂亮。微扬下颌的角度里,连喉结都是个好看的弧。
喻文州笑着摇头,伸手去够鞋柜上的钥匙串儿,却摸了个空。哪还有第二个始作俑者呢。他不说话,望了叶修一眼。
那边屏幕上,关底boss刚被一炮轰杀成渣。叶修从转椅上站起来,尾指勾着的赫然是他的钥匙,和无名指上的戒指撞得咔哒作响。
他有点得意,宣布道:“说了哥两分钟搞定的吧?一块儿去。”


一块儿去超市。
跟网吧不太一样,超市毕竟不是广大网民朋友们集中出没的场所。老二位松松爽爽,图凉快,一黑一白两只口罩意思意思了事,还防雾霾呢,算是一举两得了。
叶修推着购物车,生鲜区蔬菜区都转一趟。他不讲究,喻文州也不象征性问一问,反正口味都了如指掌,随手往里面丢了一块里脊肉,几根排骨,一捆海带,一把空心菜,回头对叶修说:“炖汤挺好的,适合你。”
叶修表示:“还是适合你,补钙的。”
喻文州就朝他笑,黑口罩显他皮肤白,嘴唇的弧度是看不见的,但眼睛的的确确弯成一牙月了。
叶修还没什么反应呢,对面俩高中生小姑娘给激动坏了。
“啊!喻文州!”


喻文州问他还剩几个。
叶修从床的左边滚动到右边,人还软绵绵地黏在床上,拖出床头柜第二层,点了点个数,答他:“柠檬味剩仨,榴莲味一整盒。”
喻文州有点惊讶了:“你喜欢榴莲的?”
叶修眨眨眼,无辜地说:“文州,我就必须得说说,你说你打荣耀怎么就没你签名这手速呢。我这儿随手拿的,牌子都没来得及看呢。”
那是,喻文州轻飘飘瞟了一眼,默默盖棺定论:凸点螺旋也没来得及看。
叶修软绵绵地和战术大师谈判:“一三五晨跑,二四六床上运动,怎么样?很科学很综合吧?”
说得还像喻文州真占了大便宜似的,请问二四六哪天没床上运动过吗?
但喻文州笑了:“哦?”
叶修也歪头看他:“嗯?”
喻文州拍板:“那要看前辈表现了。”
他把围裙抖开了,递给趴在床上的叶修,转身抬起胳膊。
叶修自然而然接过来替他系上。一双漂亮的手,三下两下,给他绕出个振翅欲飞的蝴蝶结。
喻文州抿住了一个笑,笑声压在嗓子里:“先吃饭,厨房汤好了。”

评论
热度(113)
  1. 糖炒栗子趁热吃这号不用啦请unfo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糖炒栗子趁热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