糖炒栗子趁热吃

神经病人思路广

一个摸鱼吧大概就,全是二设,没有箭头,都是假的

时间一长,陶轩就觉得叶秋这人其实挺没劲的。
他临出门前问他饺子要点什么馅儿。叶秋懒洋洋地操纵着一叶之秋过野图,闻言哎呀一声,说陶哥别急这事儿可得好好想想。扭头去问苏沐橙,饺子你吃什么馅儿的?苏沐橙笑眯眯地说,都行。叶秋如实转述,都行。
陶轩顿时觉得他们俩都挺没劲,相较之下还是叶秋这小子更招人烦些。苏沐橙是真的都行,他是真的不上心,不仅不关心饺子里放的芹菜韭菜还是白菜,也不在乎蘸料是醋是芥末还是大蒜。
他不看重这个,可陶轩看重。
后来有这么一两个月,陶轩特别不爱见他了,结果果真就到处都见不着。
陶轩怎么想都不划算、不值当,就去见见他又怎么样呢,回来从楼道路过,正碰上叶秋扛了一箱软饮上来。陶轩一愣,习惯性要上去搭把手,就看见叶秋身后还跟了个不知道谁,一路鞍前马后的,叶秋挡开那人的手,“不用”。
陶轩看了发笑,笑自己的意味更多点。那人神色难堪,抬头看见陶轩,才又笑着招呼了声“陶老板”。叶秋提着饮料,听见那人开口,也抬眼看他,不冷不热,问陶老板喝不喝橙汁。陶轩哪能他妈的想喝橙汁,面色不豫,“你手不要了?”
叶秋一怔。
“你来搭把手?”他揣摩陶轩的心意,有点犹豫,抬着纸箱子在楼道里不上也不下的。
陶轩心里打了个突,他也不知道自己干的叫什么事儿。叶秋愿意在除了原则之外的所有事情上向他妥协。可是他想要这个吗?叶秋觉得他想要这个吗?
他嗤笑一声,觉得叶秋有时候还真的挺单纯。可是他又能拿他怎么办呢?
一场冷战就服服帖帖揭过页去了。
陶轩之后知道,那个新人叫刘皓,魔剑士,青训营里拔上来的苗子,生嫩得很。叶秋给考核表写了洋洋洒洒两页纸,到陶轩跟前只有一句话,“大局观还不错”。
陶轩还在等他的下文,分了支烟给他。叶秋点起火,吸了一口,不说话了。
“然后呢,”陶轩开始咄咄逼人,“作为战队的队长,你不觉得你该多交代几句,比如他个人的资质能到哪一步?”
“这个说不好。”叶秋说。
他觉得自己说得太玄,想了想又补上一句,“得看他自己想到哪一步了。”
还是很玄。陶轩沉默了半晌,好像读懂了弦外之音,好像又没有,“那你也放他进战队?”
“我不是说了吗,”叶秋回视他,目光坦然而安定,“他大局观不错。”

评论
热度(2)

© 糖炒栗子趁热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