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水殊流

相见争如不见时

怎么能一天才四篇掉落啊……!

吃粮女孩要饿死了

杭州嘉世,杭州嘉世,三连冠王朝倒闭了
杭州嘉世,最大豪门战队,三连冠王朝倒闭了
王八蛋王八蛋陶轩老板,吃喝嫖赌吃喝嫖赌
欠下了欠下了七八年春联,带着他的账本跑了
我们没有没有办法,拿着帐号卡抵工资
原价都是一百万,两百万,三百万的神级账号,统统二十块
二十块二十块,统统二十块,统统统统统统二十块
陶轩王八蛋,王八蛋陶轩,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人
一百万,两百万,三百万的王牌选手,统统二十块统统二十块
我们辛辛苦苦打了,辛辛苦苦给你给你打了大半个赛季
你你你不发不发工资工资,你还我还我血汗钱
还我血汗钱!

RIO!!!(←疯了吧这人

Day2

楼东一株桃:

晨跑的老大爷挎一个保温杯,腿脚倒比叶修利索,一把岁数了健步如飞着呢。老大爷不玩荣耀,也不认识索克萨尔和君莫笑他们其中任何一个。管你是队长还是领队,拿过多少奖杯接过多少代言,在大爷眼里,那就是两个后生仔,小葱样的年纪,短衣短裤的,在逐渐明亮起来的日色里肩并肩埋头跑步,彼此间一言不发。
第三次打上照面的时候,老大爷笑呵呵冲他们招呼道:“小伙子,感情真不错呀。”
喻文州笑了笑,叶修倒是厚颜无耻地点头称了是。
也不知道大爷怎么就这般洞若观火,年轻时怕也是个玩战术的吧。
果不其然,大爷又一针见血地指出:“就是跑得慢点。”


B市的夏天呼啸而至。
把晨跑再次提上日程,当然还是喻文州的主...

从此以后都是茉莉花儿

不深柜了我今天就是要说🐟🍁is rio(!

楼东一株桃:

即兴脑洞随便写写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叶修点了支烟。
他手腕上戴了个铁铐子,有些沉,动作格外不灵便,非得垂下头才能够到打火机上窜出来的小火苗。但这动作他毕竟做多了做惯了,费劲归费劲,好歹看着还是挺潇洒的。
喻文州见了,探过身,并上两指把烟夹过来掐了。话里还透着委屈:“前辈,这儿不让抽烟。”
叶修“哦”了一声,想起来这儿是审讯室,他还是被审那个,没有吞云吐雾的特权。喻文州见了,把烟搁在一旁,推过一个一次性纸杯来。
里头装的是白开水,没味道,压不住烟瘾。
叶修看了一眼,犹豫了会儿,开口小声跟喻文州商量:“橙汁儿有吗?”
要换了黄少...

一个摸鱼吧大概就,全是二设,没有箭头,都是假的

时间一长,陶轩就觉得叶秋这人其实挺没劲的。
他临出门前问他饺子要点什么馅儿。叶秋懒洋洋地操纵着一叶之秋过野图,闻言哎呀一声,说陶哥别急这事儿可得好好想想。扭头去问苏沐橙,饺子你吃什么馅儿的?苏沐橙笑眯眯地说,都行。叶秋如实转述,都行。
陶轩顿时觉得他们俩都挺没劲,相较之下还是叶秋这小子更招人烦些。苏沐橙是真的都行,他是真的不上心,不仅不关心饺子里放的芹菜韭菜还是白菜,也不在乎蘸料是醋是芥末还是大蒜。
他不看重这个,可陶轩看重。
后来有这么一两个月,陶轩特别不爱见他了,结果果真就到处都见不着。
陶轩怎么想都不划算、不值当,就去见见他又怎么样呢,回来从楼道路...

关于春天的故事

我喜欢的人笔下有一个春天,我想把它们全都装进玻璃瓶里。

私用并安利!

并不敢艾特的:客人4太太

阴阳师

酒茨

无恶不作

献刀

百转千回

恰似故人来

狂徒

儿孙满堂

 

文豪野犬

太芥

立春

 

黑塔利亚

米英

A voyage to nowhere

苏威

会魔法的牧羊人和他的火红绵羊

 

K

礼猿

三缄其口

三秒后毁灭世界

美猿

然后你说你肚子饿

尊猿

跳格子,跳格子

 

圣斗士星矢

撒妙

诸神之国

归乡

 

火影忍者

鸣佐/带卡

三千世界与君(坑)

 ...

我没出息,是个很讲情怀的人。

代表我个人,不代表谁。
作为一个学生党半个产出,吃泡面的时候常常幻想,要是能用爱好变现就好了,至少我要给自己添根火腿肠。不过也就止于幻想,我对我自己的东西值不值钱值多少钱这种事还是很有点ac数的。lof可能不会设置门槛,但我心里有门槛,相信读者心里也有。
我们一开始是在贴吧写文,36的时代不是我的时代,贴吧是。那时候贴吧还没有点赞功能,喜欢就要留言,我绞尽脑汁,憋两三天,回复“作者大大写得真好”,“作者大大我喜欢你”。也有其他人言之有物的回复,整栋楼很热闹,作者和读者都互相认识,有的成了很好的朋友,交换了社交账号,五年十年还在联系。后来到了lof,有了红心和蓝手,我高兴了,我不用再辛辛苦苦变着花样...

© 汉水殊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