糖炒栗子趁热吃

港基以外不吃逆

点击就看退役大神公然重返现场解说台激情打消消乐

【论坛体&ooc&超无聊】

图.jpg
图.jpg
图.jpg
0楼 lz

?????他哪来的手机?
1楼 = =

才九十六关,我心里知道我已经赢他太多了(冷漠.jpg
2楼 = =

什么?!叶叶退役这半年居然悄悄学会了打消消乐,进步也太神速了吧!呜呜呜我老怀甚慰了
3楼 = =

回复1楼:怕不是现场征用了李指导的手机
4楼 = =

叶叶的手太好看啦不愧是拍过指甲油广告的男人!!!
5楼 = =

珍素厉害惹,拿完钱往解说席上一坐开始打消消乐的整个联盟里就这一位8
6楼 = =

回复5楼:卧槽,什么时候????
7楼 = =

回复6楼:黑跑这么快都不做一下功课吗,无偿解说了解一下?...

热衷于在黄少眼皮底下光明正大地谈恋爱

“你去见过少天了?”
“嘘。”
叶修眨眨眼,折扇一翻,轻轻抵上喻文州的嘴唇。喻文州便收声,也对他乖乖眨眼,示意乐得配合他挟持。
不一会儿,屋顶上就有草灰扑簌簌往下落,黄少天招魂似的喊:“老叶老叶老叶出来打架!我已经看见你了你别躲了你躲是没用的这里可是蓝雨,小爷我的主场!除了飞天遁地莫非你还能藏进我师兄房里吗?快出来快出来,跟我打一架这是你现在唯一的出路老叶老叶老叶!”
垃圾话由近及远,一路横行,出了蓝雨的大门。
喻文州扑哧一笑,也不知道在笑些什么,再看着叶修,目光就别有深意起来。
“想什么呢,”叶修松开手,“我是替你们蓝雨打算。”
“噢?”喻文州洗耳恭听。
叶修绕到桌边,熟练地拿喻文州的杯子给自己续上了水。
“...

🐟🍁听起来就很像诗里的意象,像风与青萍,飞鸟与鱼,还像春树和暮云,浑然天成的一种距离美,况且他们俩还真就不在同一个战队。所以说人和人一旦合适起来天地万物没有什么不是写给你的情诗。

大概两三年以前,第一次读全职,看老叶孤身扯起大旗,身后逐渐跟从了一个人两个人无数个人,很奇怪,我还是觉得他这条路走得孤独,直到全明星赛场喻叶二人同时起立鼓掌那一刻,穿过鲜花彩带万人欢呼,于我而言一切才真正开始啦。
那感觉是不一样的。世上有数不胜数的人曾仰望富士山,可是并非每个人都能够把它写成歌词唱成脍炙人口的歌曲。更何况,文州其实从来没做过叶修的仰望者。所有的故事正因为势均力敌有来有往才能得以继续。所以这份关系多么可贵啊,喻文州对于叶修,那是芸芸众生里多么可贵的存在啊。
喻和叶精神上的高度一致大概基于他们本身就是挺像的人,自信强大温柔,是呀,尤其是温柔,简直是他们两个最最打动我的一点,不过,喻和叶...

陶轩刚谈妥一个广告,咬着烟,手里还抄着打火机,从楼梯上走下来的时候,叶修正背对他,站在苏沐橙身后,安安静静端了一桶泡面在唆。
苏沐橙在训练,他在看,机械键盘敲起来噼里啪啦的。叶修的确回了头,匀出一个眼神,朝陶轩略点一点头,没人有开口招呼的意思。陶轩也就不开口,咬着光溜溜的烟,径直跨出门去。
迎上八月份的热风,陶轩心里不痛快,火机扣了三回也没能燃起来。
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,什么也不做,纯粹发呆,想故事,想叶修这个人,给别人的最高礼遇大不了就是泡面,可陶轩连个泡面都没吃上过,可见没有几分真情。陶轩不一样,愿意请他山珍海味,叶修宁肯吃泡面,可见其实连假情也没有。
叶修不知道这边陶轩揣测他像揣测一桩礼尚往来的...

[全职][喻叶]那些值得回味的好文

重新转一个链接修正ver

关爱喻叶成长协会:


※ 整理于2018/07/21
※ 按篇幅及题材分类
※ 含R、结局BE、正逆无差等均有标注排雷,如有遗漏,请评论或私信指出
※ 整理难免疏漏,欢迎在评论区安利更多,本篇将持续更新~
※ 开放站内外转载
※ 感谢所有用心的喻叶产出er,你们最最最可爱❤





〖原著整理&分析〗



基于《全职高手》的喻叶萌点分析报告 by 美酒如刀


少年喻文州的奇幻漂流 by 美酒如刀



--...

Day2

楼东一株桃:

晨跑的老大爷挎一个保温杯,腿脚倒比叶修利索,一把岁数了健步如飞着呢。老大爷不玩荣耀,也不认识索克萨尔和君莫笑他们其中任何一个。管你是队长还是领队,拿过多少奖杯接过多少代言,在大爷眼里,那就是两个后生仔,小葱样的年纪,短衣短裤的,在逐渐明亮起来的日色里肩并肩埋头跑步,彼此间一言不发。
第三次打上照面的时候,老大爷笑呵呵冲他们招呼道:“小伙子,感情真不错呀。”
喻文州笑了笑,叶修倒是厚颜无耻地点头称了是。
也不知道大爷怎么就这般洞若观火,年轻时怕也是个玩战术的吧。
果不其然,大爷又一针见血地指出:“就是跑得慢点。”


B市的夏天呼啸而至。
把晨跑再次提上日程,当然还是喻文州的主...

从此以后都是茉莉花儿

不深柜了我今天就是要说🐟🍁is rio(!

楼东一株桃:

即兴脑洞随便写写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叶修点了支烟。
他手腕上戴了个铁铐子,有些沉,动作格外不灵便,非得垂下头才能够到打火机上窜出来的小火苗。但这动作他毕竟做多了做惯了,费劲归费劲,好歹看着还是挺潇洒的。
喻文州见了,探过身,并上两指把烟夹过来掐了。话里还透着委屈:“前辈,这儿不让抽烟。”
叶修“哦”了一声,想起来这儿是审讯室,他还是被审那个,没有吞云吐雾的特权。喻文州见了,把烟搁在一旁,推过一个一次性纸杯来。
里头装的是白开水,没味道,压不住烟瘾。
叶修看了一眼,犹豫了会儿,开口小声跟喻文州商量:“橙汁儿有吗?”
要换了黄少...

一个摸鱼吧大概就,全是二设,没有箭头,都是假的

时间一长,陶轩就觉得叶秋这人其实挺没劲的。
他临出门前问他饺子要点什么馅儿。叶秋懒洋洋地操纵着一叶之秋过野图,闻言哎呀一声,说陶哥别急这事儿可得好好想想。扭头去问苏沐橙,饺子你吃什么馅儿的?苏沐橙笑眯眯地说,都行。叶秋如实转述,都行。
陶轩顿时觉得他们俩都挺没劲,相较之下还是叶秋这小子更招人烦些。苏沐橙是真的都行,他是真的不上心,不仅不关心饺子里放的芹菜韭菜还是白菜,也不在乎蘸料是醋是芥末还是大蒜。
他不看重这个,可陶轩看重。
后来有这么一两个月,陶轩特别不爱见他了,结果果真就到处都见不着。
陶轩怎么想都不划算、不值当,就去见见他又怎么样呢,回来从楼道路...

© 糖炒栗子趁热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