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水殊流

长期收《流浪者札记》具体请私信。

「三月聚粮,五月爬墙。」

老福特说我有敏感词。
xjb写,可能会删。

舍不得评论,不删了。

周关/如何摘下一朵高岭之花

 @cryl 太太的脑洞补完计划。

只负责了一点点,脑洞和其他大部分都是太太的(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就最近的事儿。老关他最近老往法医室钻,成天钻,就差打个地铺和尸体一道睡下了。无影灯底下也不是人间净土。你说说他是怎么想的,宁肯跟尸体待着也不想跟我待一块,我不比尸体英俊帅气吗?

周巡百思不得其解,去法医室找高亚楠。

高亚楠嚼着薄荷味儿绿箭翻了个冲天的白眼:“别说尸体,我要是关队,我宁愿跟驴待着也不想跟你待一块。”

周巡:???

高亚楠又说:“周巡你得有点数。”

什么数?还真没。周巡委屈。

大半个月之前关宏峰从衣柜里清出另一套被褥,从此要同周巡一张床上隔江而...

周关/周巡说不爱吃葱你就别吃了

【试图回评论但是语死早除了谢谢不知道说啥,所以谢谢!小天使们赛高!】
别提海鲜过敏还是朋友。作者疯了,胡诌的瞎写的总之别信。

那时候周巡嚷嚷:“拆了吧拆了吧,成天吊这么个玩意儿折腾谁呢。”
可医生哪儿能真让他拆,就把石膏换成宽绷带,从背后到胸前一圈一圈地绕,缠了他半个肩膀,俨然一珍贵出土文物,连隔壁床大爷见了都笑。周巡气得要掀医院,着急回长丰支队继续兢兢业业给他关队翻垃圾桶,谁劝也不好使。他周巡做事讲究效率,愣是吊着一只胳膊上窜下跳办完了半套出院手续。还有一半没办成,因为关宏峰当天下午没打声招呼就挎着果篮来了。周巡心说怎么早没想起这茬。于是他又躺回病床,把针头推回去,点滴开起来,拥着大棉被,叮嘱...

周关/关宏峰说下次吃面你就别放醋了

双关提及,亲情向。
插科打诨白开水,除了ooc都不属于我。

话都说,上有天堂下有苏杭。
关宏宇听说他哥要去公干,那敢情好,大半夜一个电话打过来,要他哥到时候跟雨中西湖一块拍一张,还要把围巾也摘下来,就权当是他关宏宇的到此一游了,反正没差。
小兔崽子成天不着四六,也不想想,十二月的杭州可上哪儿给你找雨去呢,关宏峰心想。
可是他说:“我尽量吧。”
杭州多山寺。大凡外乡人,信的不信的都上赶着往那里去。关宏峰太忙,西湖是没去成,于是就近添了一把香火钱。
临走他求了串佛珠,问住持:“真能保平安吗?”
住持看着他,出家人不打诳语,于是说:“阿弥陀佛。”
关宏峰把围巾往身后一甩,出了寺门奔半山腰走,走着走着又掉头回去。
住...

周关/乔迁之喜

不会写案子,瞎糊弄点日常流水账。不甜不辣白开水,ooc。

周巡也写日记,前前后后攒了一牛皮本儿,后来老楼房拆迁,不知怎的就没带走,和四十来年的陈砖旧瓦一起夷平了。
周巡觉得没所谓,人不能记得太多的事儿,尤其是干他们这一行。
递报告时周巡对关宏峰说:“关队,怎么着,今儿上我家呗。房刚装好,算是乔迁之喜。我学了道糖醋鱼,借着新灶台给你露一手?”
关宏峰低头翻报告,不看他:“房刚装好这是吃鱼还是吃甲醛呢。出去吃吧,店你找。”
“得嘞!”周巡说。
到底也没吃成。临下班他们接到一个紧急报案,大家伙一起唆着开水泡面彻夜加班。周巡从抽屉里头翻出一袋榨菜,关宏峰一半他自己一半,一碗下去吃出好几个燎泡。
结案都得是四天以...

补番补得意难平,千字短打。
避免敏感词只能够发图了。
——假如雪音比伴音来得早一些的话。

© 汉水殊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