糖炒栗子趁热吃

刻薄本薄,双标本标。

我的滤镜

雁默

是不可能HE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HE的,下辈子也不能,梦中五百万也不能。我真实喜欢流景太太那个关于象棋的比喻,“棋长进他的身体里”,默是一个去情感的人,他先杀死自己,然后度量万物,像器物,像一枚棋,像他手里握过的墨狂。可在这之前他先成为雁的深渊,杀人诛心,所以羽国的仁善之君也同样死去,这之上是他对他偏执的新生。默试图摆脱为人的七情,雁只试图摆脱他,但他们都没能成功。说这么多的原因其实是好想看ABO啊,于默而言是一种形式特殊的损毁,以前他殉于理智,现在他殉于情感,而理智去他妈,我大智慧(不)今天就要让马斯洛老师来决定一切!
↑ooc了喂

深夜吐槽热线

【真的很ooc&xxj恋爱&没啥意思】

不知名人士W:
“那两箱大白兔奶糖真不是老夫的。”
“不知道哪个小粉丝给那没节操寄的,快递留的名字叫一九六八。啥意思我也不知道,我琢磨吧,可能里面糖有一千九百六十八颗,先写上防止大家伙偷吃。那多半这小姑娘心还挺细,也会疼人,就是没使对劲。凭我们哥俩的交情,没人比我更了解这家伙,他要是爱吃糖那我还爱喝东方树叶呢。这位小姑娘,老夫我看你心诚,给你指一条明路啊,你下次要寄就寄红双喜,他特爱抽。俗话说得好啊,要拴住男人的心,先要拴住男人的肺。这样追起来事倍功半,说反了说反了,事半功倍。”
“对对对,红双喜。不是我要抽!我像是这种人吗?”

不知...

雁默,明明是徒师又君臣,(在我的滤镜中)差一点就执手共看江山,凰后为此倾情写同人,温皇因它反复敲柜门,羽国志异人手一本,没有对雁cue过默都不好意思说和雁有过对手戏。然后大雁七十三次梦见他默,做梦的时候说,你怎能对我失望;醒着的时候想起师尊曾待他好,说的却是,杀人,诛心。

放飞的

那之后,陈果问叶修,若料中结局,会否仍旧一往无前。叶修在听,倚一棵刚抽芽的春树而立,右手拽起一方衣袖,从伞柄一路细细擦拭到伞尖,恍惚间竟不知她问起的是哪桩事,是关乎蓝雨的少主,还是别的,更早以前的事情。有关他的种种秘辛,终于成为悬而未决的旧案。后来公论已不在于他,而在于别人,在于天下人。他一贯不在意,这时却忽然很想听听陈果怎么说,于是挠挠鼻尖,很周到的,“这个……要不你先猜猜?”陈果闻言一窒,她不想猜,只觉得叶修这个人真的很会给人心里添堵,可是又决计骂不出口。她料叶修必定很难过,最后还是让步,“……你,算了,我去给你叫壶茶,你擦完你那宝贝伞赶紧进来啊。”一撩帘子,转身进了茶肆,很匆促的,像他们...

一个旧脑洞还有一点碎碎念

君莫笑头顶一根白狼毫从召唤阵中央凭空冒出来的时候,喻文州正握着手电筒站在高地俯身看他,笑容还挺和煦,就是有点太晃眼。
君莫笑给电筒晃了两下子,还有点困劲儿没消,耷拉着眼皮,一只手把白狼毫扒下来,举着看了半天,拈在指尖,呼啦一吹,就没了。
他把千机伞往肩上咔地一扛,沿脚尖往上看,仰着脖子跟喻文州客套。
“可以呀,阵画得还挺圆的,有进步,继续保持啊。”
“你喜欢就好。”
喻文州蹲下身,朝君莫笑伸出一只手。
君莫笑也不讲虚礼,搭住他的手借力翻上来。千机伞凌空一甩,形态照旧,旋身落地时,伞尖倒转,抵住了喻文州衣服上的第二枚纽扣。
“扣子都快掉了还穿,啧,蓝雨现在也这么穷了?”
喻文州笑,顿时拔高立意:...

今天倾白在一起了吗

陶叶/春天的第八个瞬间

假的,别信。

9.
他在柜台买奶茶,用硬币。
“一杯奶茶。”
“十块,谢谢。”
又涨价了,陶轩想。指尖摩挲着口袋里的九枚硬币。用不出去,还没用完,可这玩意儿指不定哪天就没用了。

1.
苏沐橙背着书包往街角的奶茶店跑,马尾晃晃悠悠,一圈儿皮筋松脱。初春的雨水一蓬一蓬追在她身后。
叶秋让她慢点儿别摔,她大声说知道了,头也没回。叶秋说,得跟着啊。陶轩说快,收了伞和他一块儿跑。
街上人潮如织。但苏沐橙没摔。反倒叶秋没踩上人行道尽头的路沿,陶轩在他背后,一把拽住他的胳膊。

2.
嘉世的第一个庆功宴,圆满。后来吴雪峰兑现他的大冒险,简直不可思议的反年龄,把叶秋的一条烟藏了,藏在陶轩抽屉里。
叶秋猜到...

直男摄影
@老野
一直觉得封面设计和文风超级贴,爱您们!
(顺说和另一本我的爱全白的一起摆在书架上真的太相映成趣了!(无意义发言
爱C&A(超大声)

图传上了吗……!

“玫瑰味?”

喻文州从叶修的外套里拣出一支护手霜。

“沐橙的,”叶修看了一眼,“新款最近在打折,这支就打发我了。怎么样,好闻吧?”

“还行,原来你喜欢玫瑰味?”

喻文州拿在手里研究了一圈,又给它塞回衣服夹层的口袋里。

叶修看着他,懒洋洋,“差不多吧,我比较喜欢没味儿的。”

喻文州闷笑:“那可能甘油更适合你。”

“下回可以试试,”叶修说,突然有点好奇,“对了,你平常用哪种?”

喻文州说:“甘油。”特别坦荡。

划给选手们的化妆间不太大,门拉下来,啫喱膏和香水,各种品牌的香味儿闷在里面。喻文州拧了瓶矿泉水,没喝,和一大叠发言稿一起搁在手边的木桌上。叶修跟他只隔了把折叠小马扎,愣给掐下一支没点过的烟,按在镜子前,任由折腾。喻文州端详他。新来的小姑娘显得很认真,抬着叶领队的下颌往上扑粉,夸他眉骨生得漂亮。

“我给您稍微描一描,显得精神。”

“行呗,”他十分配合,“下手轻点啊。”

喻文州给他逗笑了。小姑娘摸不着头脑,不知道该笑还是不该笑,好在她认真,抿着嘴唇就把一截墨黑杵了上去。

挺衬,他皮肤白,收拾出来平白年轻四五岁,很对得起发言人这仨字。

喻文州望着他的眉眼,想起四五年前。当初他还往选手姓名一...

1 / 3

© 糖炒栗子趁热吃 | Powered by LOFTER